渭南统计信息网

年 味

时间:2016-03-03 17:36:49       来源:渭南统计局 刘春侠    点击量:

小时候,我总是期盼着过年,只有过年才能吃白馍、穿新衣、放鞭炮、煮大肉、捏茶果、包饺子、走亲戚,其乐融融,而且过年期间不用干农活,可以玩耍到家长叫你吃饭,有时不小心犯点小错,弄坏家里的东西,家长也不打训我们,我的童年最快乐的事莫大于过年,总是盼呀盼呀,可那时候,时间总是过的那么的慢,365天总是那么的慢长,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盼望着一年又一年的幸福时刻,那时过年就是一种奢望。记得大人们说,冬天来了,下雪了,离过年就不远了……童年的年味就是无忧无虑、幸福、快乐。

慢慢的,长大了,大学毕业了,工作了,一个人从农村来到了陌生的城市,有了自己的小家,工作、学习、管孩子,忙禄中,过年回家是一种期盼,虽然过年时农村的冬天比较寒冷,但亲人相聚的暖融融氛围,幸福感、快乐感还是温存在心里,那时候农村过年要比城市热闹,农村人气旺,我所在的城市渭南是个农业城,每到过年,多数人都回乡下老家了,城空了,街道人稀少,商店的门都紧闭着,冷冷静静的,在城市过年,我有一种孤寂感,那时候我的年味就是回家……

2004年那个冬天,是我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天,12月4日下午,妹妹一个突然的电话,传来了晴天霹雳的噩耗,母亲病重,速回家,我们四个儿女从不同的地方赶回家里,在万分痛苦中送走了母亲,母亲年仅63岁,我们还没来得及孝敬她。没有了母亲没有了家,没有母亲的年我们过的不快乐,那一年,我们在思念母亲的泪水中度过,深深地体会到了那种每逢佳倍思亲的滋味,年味就是思念……

母亲过逝后,我们深感到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的那种无法弥补的痛楚,将所有的孝心放在父亲身上,倍加关爱,尽管我们每年精心安排,过年时把父亲从农村接到城市,弟弟常常从海外专程回来,一起陪父亲过年,但是我总感到每年过年父亲不是那么的快乐。2016年春节前,弟弟提前将父亲安排到海南过年,预订了两个月的公寓,我还担心他人老了不适应,吃的不习惯,周围人都不认识,过年期间会不会孤单,通过多次的电话交流,我第一次感觉到父亲很快乐,他高兴地说“我正在沙滩上散步,这里的气候很好……,我能感觉到父亲发自内心的、从未有过的开心和快乐。孝敬和责任更多的成为我们的年味。

父亲幸福了,我也想将自己春节的生活安排的充实些,除夕、初一在渭南自己家过,主要是看春晚,抢红包,一家人在一起,体验家庭的幸福感。初二回大荔老家,走亲戚,看望了平时没时间走动的亲戚,到外婆家看舅舅和妗子、小姨和姨夫等等,聊天中不由得回想起小时候走亲戚的那份高兴的心情,特别是在外婆家外婆发压岁钱,姨夫发红包的热闹场面浮现在眼前,至今也难以忘怀……。

初三、初四与同学一起去了河南三门峡和山西永济,看三门峡大坝、天鹅湖、函谷观、普救市、黄河铁牛、登鹳鹊楼、五老峰。放飞心情,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,感受黄河文化源泉,感受唐代诗人王之焕登鹳鹊楼,远望黄河的创作意境,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,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,让人心旷神怡……。

2016年春节是我近十年来过的最充实的春节,也是最快乐的春节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社会的进步,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我们正在以新的方式寻找着那古老不变的年味,人们总觉得现在过年,年味越来越淡了,到底什么是年味?我体会的年味就是,不管你身在何方,不管以何种方式过年,孝敬长辈、全家团圆、家人快乐、走亲访友、回家看看是我们中国年永远不变的年味。“往而不可追者,年也;去而不可得见者,亲也”。且珍且惜!

责任编辑:刘春侠

返回网站首页

相关热词搜索:

统计图表